联系我们网站地图邮箱登陆 English version中国科学院内网入口
 
 
  党群园地
  · 党委
 
  · 党务公开
 
  · 创先争优活动
 
  · 支部生活
 
  · 学习园地
 
  · 工会
 
  · 团委
 
  · 妇委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党群园地 > 团委
 
激扬青春 携手青年 共享成长——上海有机所青年科学家走访系列报道
2012-05-04 团委 | 【】【打印】【关闭

有机所团委五四系列活动:

激扬青春 携手青年 共享成长

             ——上海有机所青年科学家走访系列报道

编者按:

又是一年五四青年节, 93年前的今天, 一群热血青年学生和知识分子在党的领导下,掀开了中国新民主主义运动的序幕。他们倡导“爱国、进步、民主、科学”的五四精神影响深远,直到现在依然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作为有机所的青年一代,我们也看到了建所六十多年以来,一代代科学家意气风发、豪情万丈,以不懈的努力挥洒青春篇章,以崇高的精神成就青春梦想,积极进取、奋发有为,把青春和智慧奉献给了崇高的科学事业。

为了进一步帮助我所青年科研人员树立正确的人生观、价值观,激发蕴含在广大年轻人身上的爱国热情和对科研事业的热爱之心,我们将以五四青年节为契机,在2012年度分阶段陆续走访我所的青年科学家们,和大家分享他们的成长经历,奋斗历程。第一期接受我们采访的两位是刚回国不久的黄正研究员和陈以昀研究员,希望他们的成功经验、心路历程和对青年人的寄语能让大家有所感悟,有所收获,同时更坚定我所广大青年选择科学研究的信念,也对大家在今后的科研、学习、生活有所启示和帮助。

                                                  ——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团委

 

  幽默中见大智,微笑中显真诚

      ——记有机所青年学者黄正研究员 

在联系黄正老师采访时,寥寥数语,就感觉到黄老师是一位谈吐非常幽默的人。初次见到黄老师,是在一个春光明媚清晨,他真诚的微笑,有如灿烂春光一样,一下子拉近了我们间的距离。随后的采访,更让我们感受到黄老师是个非常随和的人,他谈吐幽默风趣,整个采访就像学长与学弟学妹促膝长谈一般,充满欢乐,同时也令人受益匪浅。

感谢恩师,一路谆谆教导

 谈起自己从事科研以来所取得的成绩,黄老师表示首先要感谢恩师的引导。他告诉我们,自己当年在南开大学读书时,正是在导师卜显和教授的引导下,他对科研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也为日后决定出国深造奠定了基础。于是2004年,黄老师硕士毕业后就负笈出国,赴美深造。他首先来到美国北卡大学教堂山分校(UNC-CH)师从Maurice Brookhart教授攻读博士学位。2009年博士毕业后,他又来到伊利诺伊斯大学香槟分校(UIUC),师从著名金属有机化学家John F. Hartwig教授,从事博士后研究。

提起自己的导师Maurice Brookhart教授,黄老师钦佩之情溢于言表。他告诉我们,作为“后过度金属催化的烯烃聚合反应”这个领域的开山鼻祖之一,Brookhart教授非常热爱化学,即便70多岁仍不愿退休。此外,Brookhart教授非常善于站在学生的角度来思考问题,非常善于从学生的身上寻找闪光点。即便是在实验中得到一些负面的结果,他也会从中找出一些闪光点来鼓励你,这一点,让已成为导师的黄老师受益匪浅。

而说到自己博后期间的导师Hartwig教授,黄老师赞不绝口。他告诉我们,Hartwig教授非常聪明,他对于化学的热爱超乎想象,此外他还是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而且工作效率极高。Hartwig教授也一直以“高效的工作效率”要求他的学生,因此黄老师刚开始也有些不适应,但慢慢地他适应了节奏。黄老师至今都觉得,Hartwig之所以那么成功,与其高效的工作方式密不可分,而自己这两年所学到的这方面的能力,对今后无论从事什么工作都是大有裨益的。黄老师也建议广大学子,一定要找到一种适合自己的高效工作方式,不要盲目看别人,也许别人12个小时能做完的事,自己合理安排,只要10个小时。

 

关注社会,做有用之化学

说到目前有机化学领域的研究方向,黄老师表示,我们选择研究方向时不能看该领域是热门还是冷门、是否能在短时间内发影响因子高文章,而是要注重其研究意义和研究价值。他认为,真正有用的化学反应是能被大家所利用。他的导师Hartwig教授就一直致力于此,其中最著名的Buchwald-Hartwig偶联已作为人名反应,被教科书收录。因此,黄老师也建议广大学子,不要只埋头苦干实验,有空也要想一想“我们在做什么?社会需要什么?”

 黄正老师一直从事金属有机化学研究,提起金属有机,许多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反应条件苛刻,无水无氧,难以应用于工业化生产”。对于这种疑惑,黄老师告诉我们,其实这是不正确的看法,金属有机试剂和催化剂在工业上有广泛应用。现在大部分的聚烯烃产品就是通过金属有机催化来实现的;有机锂、有机镁、有机锌等化合物已是有机合成中不可替代的反应试剂;许多金属催化剂被用于有机化学反应,如不对称氢化、氢甲酰化、偶联反应、烯烃复分解、C-H键官能化等。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先后有17位从事金属有机化学研究的化学家获得了诺贝尔化学奖,这一点就充分肯定了金属有机化学的价值和贡献。

善于发现,莫让机遇溜走

翻开黄老师的履历,我们发现他在国外深造期间成绩斐然,硕果累累,其中还不乏在Science、Nature等国际顶级刊物发表的文章。那么这些成果是如何取得的呢?

黄老师认为,自己的成果之所以能被国际顶级刊物接收认可,主要是源于研究的新颖性,而科学研究中很多创新和突破来源于意外的发现。他告诉我们,自己在Nature上发表的那篇论文,其实最初起源一个意外的发现。当时他们设计了一种催化剂,其中一个是铱的氮气络合物,但让他们失望的是,这类金属有机化学物在他们研究的烷烃脱氢反应中表现出极低的催化活性。在拿到了上述铱氮气络合物的单晶后,他就把该单晶扔在一边,不去管它。但第二天,他惊奇地发现该单晶的颜色完全变为绿色!凭借对科研的敏感性,黄老师判断,可能生成了另一种物质。于是他又对其重新进行了X-射线单晶衍射实验,发现果然该络合物中的氮气被氧气所取代。这种涉及到配体交换的从一种单晶直接转化为另一种单晶反应是非常罕见的!于是在此发现的基础上,他们又进一步发现这些晶体材料可作为催化剂用于选择性氢化反应,最终该成果Nature上发表,也就顺理成章了。

因此,黄老师觉得,设计的东西,也许大家都能想到,而无意中的发现,往往是大家想不到也容易被忽略的。他也希望广大学子,要善于抓住实验中的现象,发现新问题。同时他也告诫大家,不要轻易否定一个相对负面的结果,要善于从负面结果中挖掘正面的东西。

兴趣勤奋,成就青年

谈起对青年学子的希望寄语,黄老师首先强调兴趣,在他看来搞科研一定要有兴趣,因为有兴趣才有激情,做科研才会有动力和创造力。其次,他希望大家做实验要勤奋踏实,因为实验不是你闭门造车想出来的,是要切切实实做出来的。此外,他建议大家,不要只埋头苦干实验,还要多看,多思考,而且最好要看得广一些,想问题的思路也才能宽一些。

而说到目前大家都很关心的出国深造的问题,黄老师告诉大家,其实目前就化学领域而言,国内许多研究院和高校的实验条件和研究水平和国外的差距并不大,因此大家如果已经开始研究生学习,能在国内读完博士就尽量在国内读,以后还可以出国做博士后研究。而有志于到国外留学的同学,条件成熟的本科毕业即可去国外深造,没有必要等硕士毕业以后再出国攻读博士学位。同时他也提醒大家,一定要清楚自己想要做什么,不能盲目跟风,为了出国而出国。

短短一个小时的采访很快就结束了,黄老师真诚地微笑,幽默的话语,让笔者意犹未尽。采访的最后,黄老师真诚地表示,自己也是青年人,也很希望有机会与青年学子们多多交流,他自己会从过来人的角度给大家一些建议,希望能对大家有用,让大家少走弯路。

 

 

执着于化学生物学的青年才俊

   ——记有机所青年学者陈以昀研究员

见到陈老师之前,早就听说我们所从哈佛大学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院引进了这位年轻的研究员。初次见到陈以昀老师,是在一个春天的午后,在陈老师的办公室,我们见到了这位阳光帅气的青年学者。

阳光总在风雨后

陈老师的履历,无疑让许多青年学子羡慕——他本科毕业于北大,在普林斯顿大学获博士学位,然后又在哈佛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回国伊始,他就入选中央“千人计划”(青年项目),受聘为有机所的研究员。那么陈老师的求学历程果真如此一帆风顺么?

陈老师告诉我们,其实在他成长过程中也遇到过很多挫折,而让他印象尤为深刻的是在普林斯顿期间一次换导师的经历。2002年,带着对生命科学的热爱,陈老师加入了普林斯顿大学Joseph Z. Tsien教授课题组从事神经科学的研究。然而让他意想不到的是,次年六月导师决定要离开普林斯顿。摆在陈老师面前有两条路:要么跟随导师去一个未知的地方,要么就得更换导师。当时普林斯顿大学开题报告的考试在即,更换导师就意味入学一年所学的神经科学领域的知识都将白费,一切都得重新开始。当时压力很大,经过与本科恩师杨震教授及很多朋友交流探讨之后,陈老师认为用化学方法解决生命科学的问题需要坚实的化学基础,于是加入了Chulbom Lee教授的实验室,从事金属有机和合成化学的研究。由于研究方向的改变,陈老师花费了很大精力去准备有机化学的考试。

尽管攻读了有机化学的博士研究,但陈老师对生命科学的兴趣始终没有改变。于是博士毕业后,他来到哈佛大学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院David R. Liu教授课题组,从事化学生物学的博士后研究。也许在大多数人看来,“转行”意味着冒险,意味着不断面对新的挫折。但是“转行”也意味着新的挑战和新的发现!陈老师非常乐意去接受挑战,因为在他看来,博士教育是培养一种能力,一种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能力。有了这种能力,不管你未来从事什么行业,都能很快适应,并且从中找到一些闪光点。

一片真诚谢恩师

谈及自己多年求学历程,陈老师觉得导师的引导特别重要。陈老师在北大期间师从杨震教授,有幸成为其最早的学生之一,即便后来攻读博士及博士后期间,陈老师始终与杨震教授保持着经常的联系。在陈老师看来,杨震教授是引领自己走进科学殿堂的“引路人”。

此外,博后期间的导师David R. Liu教授也对他日后走上化学生物学之路影响很大。陈老师告诉我们,David R. Liu教授对于课题通常只把握大方向,非常鼓励学生有自己的新想法,鼓励学生自由实验。更难能可贵的是,他非常乐意与学生讨论,帮助学生设计实验将新想法具体实现。

陈老师回国后从事的“将光化学方法用于化学生物学的研究”就是受博士后最后两年的研究启发的。这是一个全新的领域,陈老师认为,光不仅仅是一个观测手段,它和化学结合后还可以作为复杂生物体系中一个非常好的调控手段来解决生物问题。

寄语青年学子:兴趣是最好的老师

谈及对青年学子的期待,陈老师告诉大家,首先要对自己从事的研究领域感兴趣。陈老师自己赴美求学工作近十年,一波三折,最终还是回到了化学生物学领域,正是兴趣使然。因此,在招学生时,陈老师也与学生互动很久,给他们提供文献,让他们自己评判是否对这个领域感兴趣。此外,陈老师鼓励学生要有自己的想法,陈老师说,自己要做的,就是尽可能提供必要的指导,帮助学生更好的提高发展自己的能力,共同实现课题组的科研目标。

谈及兴趣,陈老师告诫大家,不能只对科学感兴趣,一定要有业余爱好。业余爱好是一种很好的排解压力的方式,陈老师自己不管多忙,每周都要打一两次羽毛球。在他看来,打羽毛球,既缓解了压力,又锻炼了身体,还增进了交流,一举多得,何乐而不为?

此外,陈老师告诫大家,科研历程很清苦,必然要遇到挫折,承受压力。因此,沟通交流也很重要。要多跟导师交流,多跟家人、朋友沟通。沟通交流不仅仅排解压力,同时也能拓宽思路,了解大家动向,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最后,陈老师再三告诫我们,做学问要有平和的心态,不能付出了就马上想要回报。他告诉我们,自己十年前从事了一年的神经科学研究。后来改变研究方向时觉得当时的付出就白费了,没想到当时学到的神经科学的基本知识和生物的基本技术手段对自己现在的研究领域有很大帮助。此外,陈老师还计划着将来给研究生开设化学生物学的相关课程,鼓励更多的学生了解和进入这个交叉领域的研究。

                                                 

 撰稿人:吴晶晶、张媚

 
版权所有:中国科学院上海有机化学研究所 Copyright © 2002-2009
地址:上海市零陵路345号 沪ICP备05005485号